八贤王

爱是不变的星辰/爱是永恒的星辰/绝不会在银河中坠落

[坤鸡/艾鸡]偷人

with 连女士 @连珂

________

曾坤是硬砸开的艾昊家的窗。从厨房爬进去的。玻璃渣子划坏了他新买的supreme,连露出的小腿也划出了几道血淋子。要搁以前他能心疼死,但今天他连眼睛都没眨。曾坤一脚踹开卧室的门。屋里春光融融,王齐铭和艾昊刚结束一轮,正缩在艾昊怀里讨亲,一听到声响猛回头见到曾坤吓得赶忙推开艾昊,用被盖上自己,仿佛是这样就能让曾坤人间蒸发。
曾坤什么也没说,走过去直接掀了被角,露出一个脸色发青的王齐铭。王齐铭是光,但没留下什么痕迹,身上一点儿乱七八糟的爱痕都没留下,只有一个在脖子上的,那个是曾坤自己咬的。他每次都恨不得自己的痕迹贴满王齐铭全身,似乎是那样就能让王齐铭老老实实的爱自己。
“穿上衣服,跟我走。”
曾坤从床上把王齐铭拽下来,王齐铭还有点腿软,脑袋险些撞上床头柜。曾坤没管他,眼睛瞥一眼他下身。艾昊是戴套了,是自己的话是绝对不会戴套的,他想射王齐铭一身。王齐铭又不会怀孕,射进去顶多肚子疼,每次也都是王齐铭自己清理,他做翘脚老板。
王齐铭俯下身子去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上,曾坤爱给他买衣服,恨不得让衣服上印个K ELEVEN的log,好让所有人知道王齐铭是曾坤的。但这件衣服是王齐铭自己买的,谁知道是他妈的艾昊买的还是他自己买的。从上看到下,曾坤没在他身上找到任何,任何自己的痕迹。
操,妈的。
他正打算直接带走王齐铭,艾昊从床上爬下来穿上裤子,一个侧身挡在王齐铭身前。
“今天谁也不能从我这儿把他带走。”
曾坤手指尖都在发抖,如果手里有把刀,他现在能把艾昊捅死。一整天找不到人,电话不接微信不回。要不是程剑桥给他发信息说去艾昊家看一看,他可能要在家疯掉。
“偷人偷出真爱噻?”他攥着拳头,扯着艾昊的衣领往他脸上砸,艾昊硬是没招架住挂了彩,鼻血沾的曾坤手上都是,王齐铭忙的拉开两人,他从后抱住了曾坤,声音细的像蚊子。
他说回家。
曾坤拳头停在空中,然后对着艾昊歪歪头,弯着身子撇着嘴收了手。
“你看,这个婊子根本不领你情,他就是贱。”王齐铭的脸藏在曾坤背后,看不见表情。
曾坤攥着他的手腕从艾昊家离开,车上沉默的很,车窗没开空调也关着,闷的人心慌。王齐铭没说话,他始终低着头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俩人的关系到了这个份上,最开始的恋爱的温柔变成令人窒息的占有欲,就算是多和别人说两句都会惹恼曾坤,他受不了,受不了曾坤这种疯狂的改变。艾昊是完全不同的,他不会逼迫王齐铭做不愿意做的事,会温柔的帮他整理好事后的一切。王齐铭永远记得那次他生病,曾坤和他吵架,艾昊守着他,和他说我不结婚不耍朋友,我等你。他和艾昊待在一块儿的时候是轻松的,艾昊暖的他骨头都要化开了,他也是卑鄙的,用艾昊来逃离曾坤带给他的黑色空间。
车子没像王齐铭期望的那样一直开下去,没过一会儿就回到了曾经他家共同的“家“,曾坤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,他的小腿那条血淋子已经干了,看着有些狰狞。他拉开门,让王齐铭先进屋,又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几秒钟,然后给门落了锁。

评论(2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