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贤王

爱是不变的星辰/爱是永恒的星辰/绝不会在银河中坠落

[雨铭]幻雨


王齐铭和黄宇并不熟,艾昊倒是和他很熟。王齐铭没见过他几次,微信群里也没见他说过话,好像是游离在gosh之外的人。
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幻雨,是他在加入gosh的第二次live上。黄宇背着一个看起来就很专业的照相机,坐在台下抽烟,周围只有艾昊陪着。看起来和他本人有点都不一致。他穿着牛仔裤帆布鞋,细碎的刘海,脸很精致。长得像那种言情小说里的优等生,看上去绝不是那种会抽烟的人,却一根接着一根的往肺里吸,烟比王齐铭这个老烟枪还勤。
王齐铭坐到艾昊身边,也点了根烟。
“艾哥介绍一下?”
艾昊搂着黄宇的肩膀,格外的亲昵,笑嘻嘻的像个慈祥的老父亲为儿子骄傲。
“这可是gosh的元老,小雨。”
“我是山鸡。”
黄宇抬眼看了眼王齐铭,吐出了一口烟雾,他的脸全都隐在雾里,紫红色的灯打在他的身上把他瞬间照亮,几秒钟过后又暗了下去,难言的迷幻感,像是孤魂野鬼。黄宇与王齐铭对视了两秒迅速低下没说话,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。
“以后都是兄弟”王齐铭又补了一句。
“小雨不大爱说话,害羞的很!”艾昊连忙解释,怕王齐铭误会,王齐铭摆摆表示自己并不在意。
“没事没事,个人有个人的性格嘛!”


💧


王齐铭第二次见黄宇是在篮球场上,他穿着一件宽松的运动短裤,带着发带,依旧是那副精致的偶像派。他跟着程剑桥他们打了几个球,胳膊长腿长也进了两三个。王齐铭抢不过黄宇,总是被黄宇拦下,折腾了一小天弄得一身都是汗,天也渐擦了红,gosh全员定了最后一个球,打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。王齐铭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散汗,等过一会儿再走,黄宇也坐在王齐铭旁边。
“看不出来啊,屌的兄弟。”
黄宇抿着嘴笑点点头,王齐铭拧开矿泉水瓶喝了一大口。喉结滚动线条硬朗,肌肤上可见一层薄汗,在夕阳下映着光,像是路边挂在炉里不停旋转的烤鸭。
“你为什么不回家?”
“该啷个说,我散个汗我怕回家路上感冒。”
黄宇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王齐铭,有些出神。
“这样子啊。”
“兄弟你的眼里有星辰大海呀!”


🌧
你知道这世上所有的鸟,都会赶往同一个归宿。
在那里一切都是白的,脚下是白的,形状是白色,呼吸也是白的,却掉落一根头发丝。
一切都足以坍塌,时间也开始了挥发,漫天的凛冽的飞沙,你宁愿滞留不归家,只为得到一个回答。


💧
艾昊找王齐铭喝了一顿,席间自然也有黄宇。曾坤艾昊一直逮着他灌。彼时希介还是一头金发,王齐铭快喝吐了,趴在桌上看希介,眼睛都花了只看到一坨金色的色块。他管不住自己的嘴了,前一天他的前女友结了。既然是前女友,新郎自然也不是他。
他拍着桌子,大声的质问为什么。
黄宇刚放水回来,进了包间就看见王齐铭在掉眼泪,忙的过去哄王齐铭。王齐铭扑在他怀里涕泗横流,像个泥鳅似的拱来拱去。陈君豪和艾昊看这个情形就先走了,把空间留给两个人。


💧


王齐铭不知道怎么和黄宇搞在了床上,他酒还没醒,但残存理智。在黄宇顶进他身体之前还再说记得戴套。
黄宇的东西与他精致小巧的脸并不相符,润滑没有做够,顶的王齐铭哭爹喊娘,指甲在黄宇的后背留下一道道血淋子。黄宇紧紧的抱着王齐铭,嘴唇贴在他的耳边,口吐出一簇簇的热气。王齐铭一阵耳鸣听不清他说的什么。双目模糊了焦距,他腿夹在黄宇的腰上,虚晃的看着那个人型。
等王齐铭再醒过来是浑身酸痛,好像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被拆了似的,他勉强支撑起身子,昨天最后没断片,他清晰的记着黄宇是怎么脱下他的衣服,也记着他是怎么与他接吻的。
他开始打量他所处的环境,一个极其狭小的屋子没有窗户,没有表看不出时间早晚,只点了盏灯,和一张书桌。
王齐铭要找手机,刚直起腰他就冷嘶一声又躺下,算了。
等小雨回来再说。


💧


一阵窸窣的金属摩擦声,王齐铭从第二觉中苏醒,黄宇拎着外卖拧开了门把。
“吃饭吧。”
王齐铭早就饿了,接过黄宇的外卖扯开袋子掀了盒就吃。黄宇坐在旁边看他胡吃海塞,嘴上的弧度渐渐大了些。吃完后他拿纸巾擦了把嘴,搂着黄宇的脖子交换了一个麻辣味儿的吻。他不介意和这个好看的小男生一直搞下去。王齐铭没穿衣服,黄宇的手摸着王齐铭的腰,又往下滑。昨天做到最后也没有戴套,黄宇戳进王齐铭的身体里,里面还是泥泞,他俩贴的极近,王齐铭这才认认真真的看清黄宇的脸。眉毛细挑,五官立体,尤其是那双眼,美的很。
黄宇一抬眼与王齐铭四目相对,两人又吻在了一起。


真的很不妙,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情趣了,王齐铭很焦灼。黄宇是真的把他锁在了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。每天睁眼闭眼要么是黄宇,要么是自己一个人对着墙壁。
最开始王齐铭还和黄宇说,你干脆把我锁在这里养我一辈子得了。现在他恨不得找到时光机给自己两巴掌。黄宇不是正常人,这种想法早有佐证,不过王齐铭现在才反应过来。比如他总爱给王齐铭念他自己写的诗,大多都是一些匪夷所思的词句融合在一起。像是眼角发光的鲸鱼打翻杯子一头扎入海底,或者是贩卖星星的劫匪趴在案板上写美。但是大多有理可循,王齐铭或多或少可以推出些东西。
所以他必须得跑,黄宇昨天给自己念得是把爱人装进喉咙。他怀疑黄宇要对他动手了,他还不想死在别人肚子里。今天,黄宇要来给王齐铭画人像,这是一个机会。


🌧

你的手电筒还没关好,就这样看着我,这不是第一次。
我藏好最后一把钥匙,但抽屉忘了锁,演变为我的历史。
你说每走一步,后面的电路都烧成灰。
但又是谁,将那颗种子埋在我的后背。

🌦

黄宇来了,背着画袋。他拧开了钥匙,给门落了锁。
在这之前他问王齐铭你想要素描还是油画,王齐铭说素描,他自然带了铅笔和美工刀。
他不想王齐铭进入白。白,是他的世界。王齐铭突然的闯入了白,他是白里的一根黑色的头发丝,一切都是因为王齐铭分崩离析。王齐铭是除黄宇之外唯一一个进入白的,但是短时间的,他没办法长时间的停留在在白里,所以黄宇有足够的时间去重建白。但这段时间里,王齐铭一直在蚕食着黄宇。心脏,骨骼,血液,肝,肺,胃,都被王齐铭一点点穿透。
所以,今晚,他即将和王齐铭融为一体。

🌧
从脚掌到头顶,全部都是你的投影。
当你穿过我的躯体,不要拉扯我的背,不要偷看我的胃,不要拉扯我的背,不要共用我的肺。
不需要你帮我复习,把我的语言学会,三千个衣柜 摔在了地上破碎。
不要来搬我的岛,腐化如蔓延的冰。噪点一口口的咬,在我凹陷的阴影。
你快要占有了我,你快要替代了我。你将要成为了我,缝纫在你的眼窝。


🌩

王齐铭拿着美工刀捅了黄宇,应该死不了。
他翻不到钥匙,但翻出黄宇的手机,黄宇的密码他知道是英文的white,他手忙脚乱的解了锁,一不,小心点开了黄宇的备忘录,他又赶紧退出来,卡在了界面上。黄宇慢慢的爬起来了,王齐铭脑袋已经懵了,手机终于返回home界面,他摁开通话键110。黄宇拔掉了肚子上的刀,没什么表情,鲜红的血已经染红了T恤的一片。

“快来救我!”

评论(6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