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贤王

爱是不变的星辰/爱是永恒的星辰/绝不会在银河中坠落

[豪铭]养婊子01





王齐铭穿着涂的花里胡哨的校服,蹲在政教处办公室门口划手机。他清楚得很,自己马上要被开除了,他没爸没妈也自然没人给他办手续。那个名义上的舅应该也不会太管他。

这事本来也不怪他又是在校外打架,但也不知道是谁捅到学校里来,那几个被他打的家长也联合起来告他,要把它送到局子里去。学校怕名誉不好硬给压下来,索性没进局子,但王齐铭档案上的大过不少,所以这次不可能不卷铺盖走人。

艾昊刚下课,就从五楼跑到一楼找王齐铭。他是高三的,眼看就要毕业了,前两天酒桌上他还说以后放学来接王齐铭。现在好是他要先送王齐铭离开这个学校。

艾昊刚从楼梯间下来,手机小游戏里最后一个小色块也漩涡吞进黑幕里,王齐铭刚要进入下一关,艾昊一个手掌就糊下来,拍在王齐铭的脑袋瓜上啪的一声。王齐铭张嘴就要骂,抬眼一看是艾昊便喜笑颜开,站起身子给艾昊个大大的拥抱。站的有点猛,王齐铭脑袋有点晕,晃一晃才好一点。

“走,出去转一圈。”

王齐铭搂着艾昊肩膀出了教学楼,俩人蹲在柳树底下,王齐铭给艾昊散了根烟。

“那老头怎么说的?”

“还能怎么说,必须滚。”

艾昊裹着过滤嘴吸了一口,烟雾都装满了肺丝丝缕缕又从口腔吐出来。这是他也没办法的事。

“那,以后你打算怎么办?”

王齐铭并没有脸上那么轻松,他心里也是沉甸甸的。拿不着毕业证意味着很多,包括未来的路。

“我去找盖哥吧,帮他看个场子什么的。”

“也行,今晚上咱们一起请盖哥吃顿饭。”

盖哥原名叫周延,前两年刚从这个学校毕业。和艾昊关系不错,拿了毕业证就去混社会了,看场子放高利贷,也赚了个盆满钵满。艾昊伸出手臂搂着王齐铭的肩膀,俩人还来不及撕闹王齐铭手机就响了。是舅舅打来的。

“王齐铭,给我滚过来。”

“嗯,我马上到。”

艾昊放开了王齐铭,拍拍了他肩膀。不知怎的,只要艾昊在,王齐铭就心安。

推了办公室的门,政教主任坐在办公桌后,旁边是王齐铭舅舅,再旁边是班主任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。因为不认识王齐铭多看了两眼。

西装革履,背头,五官端正,但一看就绝非善类。或许是哪个不常来的校领导吧。王齐铭没多想,政教主任说了处理意见。无非是王齐铭在校期间的表现恶劣,处分升级不容姑息,于是做了开除决定。

王齐铭眼皮都没抬,拿着笔在开除证明上签了字。

他不知道,男人正在看他。

他不认识男人,男人认识他。男人叫周汤豪,这座城市里黑白通吃盘踞一方的幕后推动者。

就在王齐铭校外打架那一天,周汤豪失恋了。说是失恋,无非是玩腻了,操的多了就腻了是很正常的事。周汤豪从燥热的场子里出来,这是他开的,也是全重庆消费最高的地方。正值初冬,王齐铭刚打完架,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四五个人,已经是深夜路上没几辆车,他靠在护栏上穿着白色的小袄,露出一小截脖子。穿着一条牛仔裤,箍出很结实、好看的小腿。他手里拎着一根带血的棍子,一呼一吸绕着白色的雾气,朝地上吐了口血沫子。

周汤豪看硬了。

王齐铭不是那种看上去就好日的人,甚至是日人技术很好那种。平头两边推的干净,染了个黄色,在路灯的照耀下格外的扎眼。一点也不白,因为染的黄毛显得更黑了,棱角分明又带着些许肉感。不好看,也不丑。

王齐铭从兜里掏出了个红色的烟盒,打开却是空空。他气急败坏的把烟盒揉成纸团,丢在地上。一抬眼看到了霓虹灯光底下的周汤豪。

“兄弟,有烟么?”

周汤豪没说话,就看着王齐铭的眼睛。一种很莫名的感觉,王齐铭被看的有点发毛,把脸转过去。要不是今天打完架实在没有力气,他非要和这个高个儿男人打一架不可。

“你看老子个鸡巴看?没烟给老子爬远点。”

王齐铭嘴里骂骂咧咧的拖着着那根棒子走了,还带出一摊血印,周汤豪看着王齐铭的背影突发奇想,这种人在床上是什么样呢。

他想自然就有人帮他办,第二天王齐铭的档案就在他手里了。他懒得看那些没用的,只看了第一页他的名字和学校,就去翻照片。大多是王齐铭自己在网络上po出的照片,都被人下载打印出来。有一张照片是一个大屁股妞儿在给王齐铭口,王齐铭穿着蓝色的短袖,手指扣着妞儿的脑袋往自己胯上送,闭着眼睛嘴唇微张,好像要升仙。

周汤豪又硬了。


评论(4)

热度(39)